新高!

我的单子就是我的道理,市场走势已经包含了它想传递的信息,早上车的赚钱,后上车的买单。过去的这些交易日,早早下车的人太多了,但是回头看行情,不知不觉间很多个股创了新高,缺口也补上了,尤其是创业板50ETF,妥妥的舒服,请叫他上涨50!

行情真好,净值舒服,扯几句关于行情发展的畅想。

1)找到一个锚,就更容易看清楚位置

同花顺一直是我们很关注的一个风向标,之前的几次价格高点,同花顺的见顶都带动了指数的回落。今天收盘,百万雄兵又见阵前,这周应该要给很重要的方向了。

如果同花顺本周没冲过去,那么指数小结构见顶的概率也很大,很厚的获利盘,带动一波小的调整,企稳了再看。

如果同花顺冲过去了,顶在哪,谁也不知道,跟着均线走就好了。5日线和20日线,破了就走。

2)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

今天市场最重要的价格信号,不是股票,是农产品大涨,是十年国债大跌!考虑到今年的复杂形势,这条主线直接反映流动性的预期。如果股票行情被终结,一定与这条线有莫大的关系。

做宏观交易的小伙伴摩拳擦掌,不知不觉大行情就到了眼前,先开枪试试!

3)需要的只是做多的借口

最近比较火的新闻是蝗虫,其实跟国内没毛关系,讲草地贪夜蛾可能更靠谱些,但是市场不管这些,股票先连续涨停再说。钱真多,情绪真好,看着连涨的农药,你都能感受到资金的冲动。

今年初发布的一号文件里面有“抓好草地贪夜蛾等重大病虫害防控”,加上现在周边国家的蝗虫灾害,大家都在说消灭蝗虫肯定离不开杀虫剂,所以咱先炒农药。

其实目前国内的供给需求平衡并没有被打破,打破的是全球的供给平衡,其他国家确实可能会有粮食缺口,延伸带动粮食价格波动,所以,炒农产品的逻辑远胜于炒国内消耗农药的逻辑。再看看上面有几家是涉及农药出口的,yy盘就这么多涨停,真的是情绪太好了。

4)关于蝗虫的功课

今天开盘半小时,基本就下班了。。。看了看蝗虫这条线,做了些功课。

这场蝗灾最早起始于去年的非洲。从2019年开始,非洲部分国家爆发了七十年一遇的蝗灾,蝗虫们一路迁徙来到了东亚和南亚,目前已经进入到了巴基斯坦和印度。

于是就出现了一些标题看起来比较惊悚的新闻,比如:蝗虫数量在一年半内增加了6400万倍,繁殖能力可怕,破坏力惊人;4000亿只蝗虫袭击了印度,并且还在继续向周围蔓延。

印度是全球粮食大国,若虫灾进一步发展,会影响印度、巴基斯坦等国的农作物生产,甚至影响全球的粮食供给格局。

有人看到此消息后,掐指一算,4000亿蝗虫,中国每人吃400只就没了。我们去某宝上一看,一斤炸蝗虫甚至要卖到好几十块,等于是来了个不大不小的红包!

 

也有人担心蝗灾从印度、巴基斯坦进入中国,其实没什么必要。看一眼地图就知道,这中间隔着青藏高原这个天然的屏障,蝗虫根本飞不过来。蝗虫也可能经过孟加拉国、缅甸,然后从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入境,也可能飞跃高原和山脉,从新疆进来,不过因为沿途气候的关系,规模不会很大。

小规模的情况,我们完全有能力处理。从古至今,我们都有着有丰富的蝗灾治理(吃蝗虫)的经验。不过古代科技不发达,对付蝗虫的首要方法就是求神拜佛解决问题。

早在诗经上就有记载——“去其螟螣(螣即蝗虫),及其蟊贼,无害我田稚。田祖有神,秉畀炎火”,后面一句的意思就是:祈求神仙们发发慈悲,把害虫们烧了吧!

到了唐太宗李世民,他就更进一步,充分利用了食物链的规律来对付蝗灾,引入蝗虫的天敌——人。

根据史书记载,在唐朝时发生了蝗灾,于是唐太宗李世民就抓了些蝗虫,并对它们说:百姓把粮食当作身家性命,你如果真的有灵的话,你就吃我的心吧,不要再害百姓了。然后就把蝗虫吃了,为对抗蝗灾做出了表率。

围观的大臣们纷纷点赞,后来还有白居易隔空为之打call——“贞观之初道欲昌,文皇仰天吞一蝗,一人有庆万民赖,是岁虽蝗不为伤。”

古代的弹幕都这么有文化,要是放到现代,估计满屏都是“老铁666”、“世民宝宝,妈妈怕”、“蝗虫裹上面包糠,炸至金黄,隔壁唐太宗馋哭了”……哭没哭不知道,棺材板肯定是压不住了。

据说唐太宗吃了蝗虫后,当年的蝗灾就消失了。

在落后的农业社会里面,人们对一些现象无法解释,自然就会理解为这是神的安排,于是在传统社会里面就流传着一种求神驱蝗的风俗,并且堂而皇之兴建“蝗神庙”。

蝗神也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概念,在很久以前祭拜的是“八蜡”,也就是八种能保佑丰收的神,后来的因为蝗灾的破坏力与杀伤力惊人,八蜡神逐渐演变为驱除害虫之神,“蝗神庙”也演变为了”虫王庙”。

到了宋朝,有一位猛将——刘锜,治灾得当、深得民心,于是民间口口相传,逐渐就演变出了刘将军是“八蜡神”的上司的说法,那还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“蝗神庙”的表现形式变成了”刘猛将军庙”。

早就有学者统计过全国各地的“蝗神庙”数量,来分析我们古代遭受蝗灾的情况:可以看到,华北平原是重灾区,全国各地都有分布,甚至云南等地区的数量也不少。中国历史上的蝗虫,跟沙漠蝗关系真的不大。。。

新中国成立以来,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蝗灾这个千百年来不能根治的问题。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,我们采取了治标与治本相结合的方法,治本就是生态改造,减少蝗虫的产卵区域。

治标就是生物防治和化学防治,化学防治是在蝗灾发生后通过飞机喷洒农药消灭虫群;生物防治是引入蝗虫的天敌,在2000年有个新闻,新疆北部发生了特大蝗灾,除采取化学药物外,浙江当时有3万只鸭子乘飞机赶往新疆吃蝗虫。

要是给这群鸭子起个代号——灭蝗の鸭,是不是有点味道了!

某电视台还报道过蝗虫的克星——珍珠鸡消灭蝗虫的场景,结局十分有趣,视频在下面,自己看吧:

1)比尔盖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虽然特斯拉是电动汽车领头羊,但自己刚买的第一辆电动车是保时捷Taycan,这也是盖茨的第一辆电动汽车。网友评论:特斯拉的价位没有达到盖茨家的最低预算……

2)外媒透露,特斯拉已经恢复了上海超级工厂Model 3的生产和交付。根据特斯拉的介绍,目前上海超级工厂的Model 3产能为每周3000辆。

3)海底捞宣布恢复部分外卖业务。北京部分门店2月15日恢复营业,上海部分门店在2月16日,西安、深圳部分门店为2月17日。等疫情过去,第一件事肯定是要去海底捞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